您的位置: 首页 > 宣传传播 > 史实纵横
永不褪色的红色印迹
2021-08-0217:30:15来源:

徐文锦  魏兴谷

 

在闽西大地,当年红军队伍留下的痕迹经过烽火岁月的磨蚀,已经不多。然而,红军标语却以一种无言的形式,向后人传递着革命年代的信息。

四月初,记者前往永安市洪田镇马洪村,迎着一路飘扬的红旗,来到了中央红军标语博物馆。在一座具有闽西特色的典雅古厝——逢源堂内,几百条红军标语,震撼人心,让人穿越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追寻,踏着红色的足迹

“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白军士兵要求北上抗日去!”“反对国民党出卖华北”……逢源堂厅堂、房间、过道墙壁上的红军标语和漫画真实印证着红军的足迹。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永安是中央苏区的东大门,曾被划定为红四军“筹款区域”,被苏区中央局称为“根据地”,被共产国际远东局指定为红3军团的“作战基地”。1934年5月,永安县革命委员会(后为永安县苏维埃政府)成立,标志着永安成为中央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

洪田镇,是永安连接中央苏区的重要枢纽,是筹款筹粮、转运资材的关键集散地。因此,中央红军曾多次进入洪田镇及马洪村驻扎,并开展革命活动,在村内祖房、民房留下了大量的红军标语。

其中,马洪村的逢源堂内有大量红军标语,标语内容包含纲领类、抗日类、经济类、文化类。一条条标语下,“红共宣”“红共支”的落款清晰可见。据当地党史部门考证,这些落款皆代表着一支特殊的红军部队——中国工农红军少共国际师(简称少共国际师)。

少共国际师被称为红军中最年轻的部队。这支部队于1933年8月在江西宁都成立,队伍中的战士几乎全部由“娃娃兵”组成,全师平均年龄不足18岁,师政委肖华也只有17岁,因此他们也被叫作“红小鬼”。然而,这样一支年轻的队伍为中央苏区的巩固和发展,以及长征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这支娃娃军也走出了23名开国将军。

1934年8月,为迟滞国民党军队向中央苏区核心区域的进攻,红1军团奉命由江西挺进福建,以抵御敌东路军李延年纵队,在永安洪田、小陶交界的石莲山、矮岭和衙岭等地区展开了一场阻击鏖战——小陶战斗。

红1军团下辖的红15师(即少共国际师)也指挥和参与了战斗。少共国际师由江西石城、宁化、清流,经永安安砂,最后于8月6日抵达洪田,并将指挥部设于马洪村上坪自然村的逢源堂,同时将隔壁的作求堂作为战时医院。“少共国际师在永安的主要任务是掩护主力红军及搬运物资材料。”当时,少共国际师师长彭绍辉在战地日记中这样写到。

标语,是红军的第二武器 

红军向来重视宣传工作。每到一个地方,红军宣传员都要走村入户,用接地气的宣传标语,直指劳苦大众最关心的问题,向广大群众宣传红军是什么样的部队,同时分化瓦解和争取敌军,对推动革命形势的发展起到不可磨灭的作用。正如毛泽东同志曾说:“共产党是要左手拿宣传单,右手拿枪弹,才可以打倒敌人的”,标语也因此成为红军的第二武器。

在马洪村驻扎期间,少共国际师的“红小鬼”提着石灰桶和毛笔,以“红共支”等为落款,在逢源堂和村内各处“奋笔疾书”,把对革命的一颗红心也铸进去了。“他们使用的不是普通墨水,而是就地取材,用锅底灰和桐油混合制成的颜料,写在墙上很难清除。”永安市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主任郑毅曾对红军标语进行过深入的调查研究。

红军标语写在墙上,却刻在老百姓的心里。“工农群众起来收割豪绅地主家的谷子!”一条标语话出了少共国际师与永安苏区群众的鱼水深情。

当时,红军部队进驻村庄,地主豪绅都逃跑了,同时因国民党的反动宣传,大部分农民也躲进深山。然而那时正值青黄不接,部队要打仗,离不开粮食,老百姓也要收割稻子。于是在红军宣传和动员下,战士和贫苦农民一起下田,帮助百姓收割自己的谷子,并且号召一起收割豪绅地主家的谷子。

在与红军的接触中,各村的老百姓深刻感受到这是人民自己的军队。于是,他们主动送粮食,并且杀了几头猪送给红军,但红军依旧折价算钱,还把猪肉分给贫苦农民。少共国际师来到马洪村期间,当地老百姓共提供了6万斤粮食、两千块大洋和20头耕牛,还为红军带路、运送伤员。

在拉近与群众距离的过程中,红军标语功不可没。郑毅告诉记者,因标语成本低、保存时间长、传播面广,能够营造气氛、制造声势,鼓动群众积极参与,所以红军对标语的宣传内容口径、书写方式都有着严格的规定和要求。例如,“慢一点写,力求写得好看,不要性急乱涂;凡比较语气标语,如国民党共产党比较,红军白军比较等,只可连写,不可分写;写标语时如有人来看,就要与他解释所写标语的意义,不要哑巴式的只管写不开嘴(口)。”

当年红军部队离开马洪村后,为了防止敌人发现并破坏标语,当地老百姓用毛边纸、草木灰、柴禾杂物等把红军标语遮挡起来,不少标语才得以留存至今。 

保护,让标语永不褪色 

永安的红军标语数量多、密度大、落款全,居全省之首,在全国也实属罕见。仅在永安小陶镇和洪田镇,就发现红军标语近330条,共1万多字。不仅如此,据不完全统计,当地红军标语的落款有红军四宣、红军产宣、红共宣、红军农宣等多达46种,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多支红军队伍曾在永安停留。

这些红军标语直观、形象、生动地反映了当时中国共产党确定的革命路线、方针、政策,发挥了正确的政治导向作用,是中国革命斗争的珍贵信使,也是中国革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它们,我们得以窥见那段历史的全貌,也为今天的党史、军史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然而,历经80多年的硝烟风雨,书写在祖祠或古厝墙壁上的不少标语保存状况不甚理想,部分已经风化,变得模糊不清。加上不少土木结构的宗祠、宅院破损,甚至濒临倒塌,红军标语面临着加速消失的威胁,保护刻不容缓。

“从2000年起,我们就着手开展调查和登记工作。特别是2009年永安市申报中央苏区工作以来,保护和利用红军标语更是成为头等大事。”郑毅说。

一方面,郑毅带领同事整理和梳理红色资源,编译书籍,同时及时留存相关影像资料。另一方面,对于依附在建筑上的红色标语,各级部门已投入1000多万元建设资金,对屋体进行立面修缮、线路改造、展馆布置等。对于散落在民房的标语,相关单位用玻璃外壳加以固定和保护,防止因风吹雨打而加速消亡。

2016年,永安市整合洪田镇马洪村原“少共国际师指挥部旧址——逢源堂”和“战时红军医院旧址——作求堂”的资源,建设中央红军标语博物馆,成为福建省首个实体性红军标语博物馆。在被授予福建省党史教育基地、第九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后,今年3月,该博物馆成为全省100个党史学习教育参观学习点之一和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目前,我们正积极争取将永安中央红军标语群,纳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和革命文物名录,以此为契机申请文物保护相关项目资金,进一步加强保护的力量。”郑毅说,“未来,我们将继续挖掘更多红军标语背后的故事,用红色故事来激励人们传承革命精神,赓续红色血脉。”

 

(作者单位:福建日报三明记者站)


版权所有: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 各设区市、平潭综合实验区党史方志部门
技术支持:东南网